坑王在世,谨慎关注

想睡觉

离别99天

一个由普灭升起的脑洞,全程甜,数学好的小伙伴能发现一颗糖
————————————————————————
2046年2月26日。

罗德里赫再一次跨入了这片熟悉的土地。

迎接他的是忧心忡忡的路德维希。

“多笑一笑,路德。”
他拍拍路德的肩走向早已备好的车中。

一路驶过繁华的大街小巷,一切都是很久以前的样子。

“我听说啊,只有柏林还保持了原貌,是吗?”

“是啊。先生。其他的区域都已经跟上了新时代的样子,但不知为何,德国先生坚持不改变柏林原貌。”司机叹了口气,“有很多人反对,但德国先生难得的发了怒,估计是因为他那个法西斯的哥哥。而您今天也...”
车内陷入一片沉默。和煞的阳光透过车窗淋在默不作声的罗德里赫身上,他望着熟悉的一切事物再不开口。




“普鲁士王国!”

他惊醒般抬起头,望着与自己分别了整整99天的恋人。法官怒瞪着下面吊儿郎当站着的人。

“抱歉,我没有听清你的话,请再说一次。”他厌烦地环起手臂盯着那个带着滑稽假发的法官看。

“你对于这些质控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法官大大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在让自己冷静下来。罗德里赫紧张地抓住自己的衣服看着基尔伯特,好像在下边接受审判的是自己而不是他。

“有啊,当然有。”他理所当然地说着,傲慢的表情让法官眼里的厌恶更深一点。

哈,愚蠢的人类体,对自己的国家就是这个态度吗。他身体向前倾着,指望着基尔伯特说出一个适度的答案。

“你刚才说——此次参加发动战争的国家意识体均有罪名且需要承担责任?”

“是的。普鲁士王国,你对此有异议?”

“当然。”他再次拿出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认为此次的战争全因我的怂恿而发起。”

法庭中顿时充斥着议论声。

“基尔伯特是不是疯了!”弗朗西斯哆哆嗦嗦地试图拿起自己的咖啡,又不小心倒洒出来。

“处死所有发起国家意识体是毫无必要的。”

“法院会考虑你的提议。”法官示意将他带下去。

走到门口时,他看了一眼罗德里赫,目光又投向窗户,穿过他熟悉的一切事物,乃至憎恶他的人民。

第二天,法院做出决定,普鲁士公国被判定为德国军国主义及二战发起的源头。

第三天,也就是1947年2月26日。第一个被人类意识体枪决的国家意识体诞生了。

有人说,那个国家死前眯起了那对曾在阳光下发光的红眼睛笑了。他喊着上帝与我的人民同在死去。他哈哈大笑着走向了撒旦的怀抱。有人说,他疯了。




“我想他的确是疯了,因为他的滔天罪行。”司机耸肩。“您到了,先生。”

他下车,面前是熟悉的法院。

“奥地利共和国。”

“第三次世界大战主要发起者之一。”

“请出庭。”

...

“奥地利共和国,是否对自己的质控无异议?”

“不。我当然有。”他笑了。“我,作为奥地利共和国,承认我的罪行。但是,责任在我,我怂恿其他国家发起战争,我应当负全责。”看,基尔伯特,我的证词比你好多了。

当日下午,奥地利共和国作为第二个被人类意识体枪决的国家意识体死亡。

人们说,他没有那个法西斯混蛋那么疯癫,他保持着优雅的风度走向毁灭。他只说了一句话。

“ 我曾浏览了整个世界,却怎么也找不到你。直到最后我才意识到,你就在那里,等我的到来。 我放下了天地、生死、万千荣誉,却从未放下过你。现在我来了。”

人们说,他微笑着掩盖一切悲伤,走向了久别恋人的怀抱。
-END-

评论(2)
热度(41)

© 想睡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