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王在世,谨慎关注

想睡觉

【安雷】密林深处[01]

安迷修x雷狮
abo西幻pa
温柔帅气骑士安x酷炫狂拽(误)血族雷
ps(超重要):一般西欧pa教廷和吸血鬼都势不两立但我就是不一般,这两边不打架,不互怼,当然也没有那些“我爱你胜过种族”“我愿意陪你去死”的那种殉情戏码。大概是甜的,毕竟我这种与众不同的小哪吒就喜欢忽然转画风x
安迷修追寻一只吸血鬼进了森林半路被打晕,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睡了一只吸血鬼。





安迷修发誓,他是一个极其正经的骑士,19年来不嫖不赌,天天在教堂门口站会儿或者出去完成任务,业余职业也就是泡泡来教堂祈祷的小姐们,怎么一早起来节操都没了?

罪魁祸首已经溜之大吉,就留他这个受害者留在这荒无人烟还危机四伏的地方。

太无情,太无义了!睡了就跑。他这样想,脑子闪过昨夜的艳色,心上又是一软——算了算了,对方才是被上的那个,我不吃亏。

他望着草地上凌乱的衣物发了会儿呆,大脑一片空白。坐了小半会儿才看见悬在正空的太阳,安迷修猛然想起今天教堂有贵客。

一路提着裤子狂奔的安迷修忘记了刚才自己不吃亏的想法,他再次发誓,以他作为骑士的名誉做担保,他绝不放过那个打晕他的家伙!

午时炙热的阳光射在苍白圣洁的教堂顶上,反射出的阵阵光辉让人睁不开眼。贵客将至,此时的教堂大门紧闭,里头的人们正上上下下一丝不苟地清扫装点其内部。

“妈的!”他赶到时罕见地骂了脏话,另外几个还在门外徘徊的骑士新奇地看着他们的骑士长。

此时安迷修可没有那个时间来向他们解释什么,他慌慌张张地冲进去,难得地做出了一系列的冒失举动。

一刻钟后,一身打扮的整整齐齐人模狗样的安迷修从留驻教堂骑士专用的休息室中出来。至于那件见证了他一夜罪证的衣衫,自然是毁尸灭迹了。

他不用跟那些仆人一起打扫,此时在空旷室内中央那尊神像对面百无聊赖地坐着,眼前飞快地闪过昨夜的痕迹,这使得他的脸红了起来,还有些发热。

安迷修拍脸,额头有些出汗,他抹去,闻见上面淡淡的信息素味,是他的那股薄荷味,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果味啤酒的香甜。

所谓的骑士道又捣起鬼来,他闻着这股独属于omega的香味,开始担心对方是否会怀孕。呆坐了半天,他才猛然想起昨夜根本没有射在那人体内,标记也只限于咬破对方腺体。

呵,安迷修,连人家脸都记不清,你还执着于自己的骑士道?

松了一口气的安迷修发誓不再去想这件事了,再次以他作为骑士的名誉作担保。

城西的大钟终于摇摇摆摆地敲了第二下,他们的贵客即将到来,在这里参观直至七点的晚饭,明早又要去皇宫。

安迷修叹气,他并不是很想陪那个吸血鬼贵族在这座属于人类的城市闲游,很显然的是,他更乐意于为那些美丽动人的小姐们服务。

他安慰了自己一会儿,摆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迎接贵客。

教堂的门打开了,有些刺眼的阳光撒进来,一切都展现着此处的高贵与不可侵犯之态。

一阵说话声传进来,殿中骑士都站的笔直,生怕给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摆着献媚笑脸的主教抢先进来了,后面紧跟着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家伙。

安迷修几乎是在他踏入视野的一瞬间就被吸引住了,他细细打量着这个人,

深蓝色的头发上没有血族惯用的小礼帽,而是绑着一条白色的带子,紫色的眼睛清澈透亮,像栩栩发光的玻璃球在狭长的眼眶中打转。薄薄的淡粉色的嘴唇在苍白皮肤的映称下也显得鲜艳。一身白色的丝绸衬衫,领口用丝带打了一个精致的蝴蝶结,禁欲的黑色紧身裤包裹着纤细的长腿,肩上的黑斗篷只直臀部,挺翘的部位让安迷修都有点兽性大发。简单的装束却一看就知价格不菲,这贵族,还真贵啊。

殿中无数目光聚焦在这个来客身上。早传血族大多美艳动人,但他们却都未见过如此惊艳之人。饿狼般的眼神紧紧贴在他浑身上下的各处,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安迷修心中感慨果然还是没见过世面,一个吸血鬼也如此大惊小怪。

他轻咳一声示意站好,那名血族望过来,目光一滞,随即冲他浅笑起来。

带着香味的吸血鬼omega从他眼前翩然而过,一个小物件落在他的手心。安迷修低头,是一枚戒指,紫色的钻石静静地闪着光,安迷修心里却静不下来。

评论
热度(15)

© 想睡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