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王在世,谨慎关注

想睡觉

【耀诞】冷春

🇨🇳生日快乐


落叶随着风落在他的头顶。

“我歌唱了这寒冷的春天,我歌唱了我们的废墟…”*

他疲倦地阖眼,我看到他眼眶中亮晶晶的,水珠在里面转了几圈又不见了。或许我应该唱一首喀秋莎给他听。但是我没有,因为忘词了。这真的很尴尬,因为我前一秒才脱口而出一句我唱歌给你听。

没关系。他揉揉眉心,谢谢你的好意,王耀心领了。

啊,他叫王耀。

“王耀。这真是一个好名字。”

“是啊。”王耀笑了,“中华所有的愿望,都在这里了。是中华让我耀眼起来的。”

我并不懂他在说什么,十几岁的年纪尚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华能让他耀眼起来,甚至是因战火纷飞的时代连国家的概念都不大明白了。但是我凭着小女孩的任性告诉他:

“我也会让你耀眼起来的。”

我是这么告诉他的。

当时我们都活在阴沟,但仍有人在仰望星空。*

或许那时候的人都在向死而生,但我还未完全开化,一片混沌的生命里,猛地射下了一束光芒。就在那个寒冷的春天,我的生命好像开始向着他行驶了。



后来战争结束了。

我很久没有见到过他。尽管他是一个士兵,但我知道他依旧好好的,耀眼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因为他是王耀啊。

后来我学了外语,那些个洋人的话对我来说已经毫无难度,终于申请到了随行出访的机会。于是又在那个队伍里见到了他。大红的唐装代替了绿色的军装,他站在队里谈笑风生,眉眼间含着温柔和释怀,而我就看着他,不自觉地笑了出来。他向我走来,手指拂过我的发顶。

“你好,我是中国。”

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救赎了我,而也救赎了中华。这时候我自然就能理解为何中华能让他耀眼起来了。

因为所有人都爱他。

“中国,王耀。生日快乐。”

【*1:出自《一九二七年春,帕斯捷尔纳克致茨维塔耶娃》2:出自《温莎夫人的扇子》

评论
热度(2)

© 想睡觉 | Powered by LOFTER